052真心(裴怀真×沈柔黑化|囚禁|强制H)
作者:陆安暖      更新:2024-06-11 15:38      字数:3677
  “呀——”
  沉柔吃痛地娇吟了一声,裴怀真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斯文,但是裤腰底下蛰伏的性器却粗大雄壮,跟他所展现出来的气质极为不符。
  他的额角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茉莉花淡雅的清香在一瞬间侵入沉柔的鼻腔,让她稍微缓解了下下身带来的疼痛感。
  沉柔疼得眼泪飞溅出来,模糊的视线中是裴怀真耸动的腰部,她看见衬衣底下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结实腹肌,微微凸起的每一块都像是经历过严苛的训练后形状优美且具有力量感,沉柔想不会被他干死吧。
  “你……讨厌呜呜呜……”沉柔啜泣道,“我都说了不要进来了……”
  裴怀真抵住她的额头,左手与她被手铐扣住的右手十指相扣,另一只手则大力揉握着她饱满丰盈的右乳。
  “我以前是国家公务人员。”他看着沉柔泛着水光的双眸,低声说道:“你是不是骗我,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沉柔还想反驳他的话,下一秒她的红唇就被堵住了。
  “不要……”
  沉柔偏头抗拒着他的吻,裴怀真强硬地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啃了上去。
  他轻轻撕咬着她的唇瓣,直到品尝了一丝腥甜以后,才又放开她。
  之后,裴怀真又咬上了她的脖颈。
  沉柔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发情的狗,这么爱咬人。裴怀真在她的脖子上咬出牙印以后,又含住她的血液,喂给了她。
  “呜呜……别……”
  沉柔上面的红唇被裴怀真堵住,下身又被他疯狂挺腰操弄,花穴的媚肉一直包裹着他粗大的性器,每当想抽离的时候又恋恋不舍地黏连着他的肉棒,一旦抽出还会发出“啵”一声暧昧的声音。
  沉柔难为情极了。
  裴怀真的性器再次抵到了她一张一合的花穴口,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泛着泪花的水眸。
  “沉柔……再问你一遍,想让我进去吗?”
  沉柔羞耻极了。她轻轻咬了咬下唇,摇了摇头。
  她怎么可能主动说出“你来操我吧”这种话?
  裴怀真故意在她的穴口蹭,就是不进去。他低头仔细观察着沉柔的表情,生怕遗漏她分毫的表情变化。
  她只是盯着他,然后死死咬住下唇,一句话不说。
  裴怀真用力地握了一下她的乳房。
  “我可以进去吗?”
  “……”沉柔无语,“你……刚才不是已经进来过了吗?”
  “我还想再进去几次。”
  “……”
  沉柔看着裴怀真近在咫尺的脸庞,尽量坚定最后的底线,慢吞吞地说道:“……不、不要。”
  “笨蛋。”裴怀真突然笑了,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我都说我想进去了,你要是拒绝的话,算以下犯上哦。”
  “……”
  那你问什么??
  裴怀真握住她的腰部,再次开始大力地挺弄。她被迫承受裴怀真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抽插,每一次还非要插到最深的时候再释放出来滚烫的精液,每次都让她浑身瘫软,然而在还没有恢复精神的时候又来第二次。
  身下的女人娇滴滴地抽噎着,暧昧破碎的呻吟声似乎对裴怀真的撞击力度不起作用,女人的求饶声比起让他泛起怜爱之心,好像更多地起到了一个相反的作用。
  沉柔带着细弱哭腔的呻吟声就好似催情剂,完全激化了裴怀真更加野性残暴的一面,他正面操完沉柔以后还有点意犹未尽,又粗暴地把她翻了过去,从后面进入了她。
  “啊——”
  沉柔扬起头来惨叫一声,眼睛瞪大,眼泪越流越多。紧致的后穴被残忍地捅入抽插,她的求饶声得不到身上男人的半点怜惜。
  裴怀真像是在发泄长期以来的压抑,一开始还收着点力,后入沉柔时却完全没有了尺度,每次只顾自己爽快,释放的时候更是把她的体内填得满满当当的才觉得合适。
  他在后入她的同时大力揉握着她的双乳,每次沉柔快临界高潮的时候又及时把她的脸扭过来与她接吻,明明沉柔已经快要浑身抽搐了,他下身的力度却没有放松半分。
  女人被玩到险些虚脱了,她的意识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裴怀真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讨厌我了吗?”
  被疯狂玩弄的余温还没有过,沉柔的大脑还是混沌的,她迷迷糊糊地回答道:“嗯……没有……”
  “就知道。”裴怀真说道,“想要让你讨厌我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后你就天天在我的房间,给我操吧。”
  沉柔在半梦半醒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腕上好像被扣上了什么东西,猛的清醒过来,清晰地看到了裴怀真用一条铁链锁住了她的左脚腕。
  “外面很危险,只有在我身边才是安全的……”裴怀真贴着她的耳边说道,“以后你就乖乖地待在我的房间里,哪里也不要去……”
  沉柔一下子清醒过来了。
  “不、不要!”
  她也顾不上还在隐隐疼痛的双腿,想乱蹬却被裴怀真抓住了脚腕,然后偏头轻轻亲了下她洁白的脚脖子。
  “我都说了,下面的事不用管……”裴怀真释放完后在她身边躺下,握住她的腰:“只有在我这里才是安全的……”
  沉柔被翻来覆去地操弄已经累了,天色又晚,此刻的她似乎还能隐隐约约听到楼下传来的惨叫,让她心惊肉跳。
  “乖,之后他们都会死,然后没人来打扰我们……”裴怀真痴迷地捧住她的脸,说道:“这座岛上就只有我们两个,我会负责你的衣食住行,也不用担心缺钱,除了被我操以外什么都不用想……”
  “不、不要……”沉柔摇摇头,说道:“下面的人会死得惨不忍睹的……”
  “那又怎么样呢?”裴怀真漫不经心地说着,似乎根本不在意其他人的死活,还在继续描绘他幻想的生活:“以后我们还能去看大海,然后在海边听到你的呻吟……还能住上别墅,卧室、沙发、浴室,厨房我都能好好看看你……”
  救命。
  救命。
  沉柔虽然已经知道这座岛上的人确实都不正常,但没想到他们一个比一个不正常得厉害。
  裴怀真深深埋入她的体内,像是在洗脑她一样一直诱哄着说道:“已经很晚了……快睡吧。明天、明天就一切都会好了……”
  沉柔真的想要去解救他人,奈何她的双手和脚腕都被锁了起来,裴怀真是真的不想让她逃离这间屋子。
  她的视线移到裴怀真的脸上,然而却发现他原本想要哄沉柔睡觉,现在自己却好像先睡着了。
  沉柔突然想起来,这几天裴怀真也挺累的。她轻轻叹了口气,猛然间想到裴怀真之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越想越委屈,最后忍不住趁他睡觉时开口责怪。
  “你、你好过分……”沉柔哭诉道,“明明之前说什么我没有魅力,没有吸引力,还、还这么大力……”
  她以为裴怀真不会说话,谁知道下一秒却听到裴怀真轻轻回了她一句:
  “骗你的。”
  沉柔一怔,看见裴怀真确实是闭着眼睛的,说……说梦话吗?
  “你、你……”沉柔的脸颊一下子泛起了红晕,“没睡吗?”
  裴怀真没有说话。
  “谁、谁信啊……?”沉柔抽了抽鼻子,小声控诉道:“之前还说什么我对你毫无吸引力,我的死活跟你无关……”
  “骗你的。”裴怀真闭眼再次重复了一遍,他的面部表情没有变化,只是平静地说着:“你很漂亮。”
  沉柔的脸一下爆红。
  “谁、谁信啊!你你你肯定在说梦话……”
  “我说真的。”裴怀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近距离地挨着沉柔,让沉柔一时分不清他到底是在说真话还是逗她玩。
  “不光是脸,你的身体……你哭的时候,笑的时候,高潮的时候,都很漂亮。”
  “你……”沉柔感觉到自己的脸还在发烫,嗔怒道:“谁、谁信!你、你肯定快睡着了在说梦话!这回绝对也是骗我的……”
  “我现在很清醒。”裴怀真闭着眼睛,语气十分平静:“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沉柔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疾速升温,心跳也在加快,她盯着裴怀真,嘴上却还是不愿意软下来。
  “我、我……谁信啊!之前还说那么过分的话,说什么我的死活跟你无关……”
  “都说了是骗你的了。”裴怀真低声说道,“你对我很重要。”
  沉柔的大脑登时宕机,她只是定定地看着裴怀真的容颜,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她一时大脑短路,莫名其妙问出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你不是要自杀吗?”
  “嗯。”裴怀真说,“不过现在可以拖延时间了。”
  “……为什么?”
  “我还没有吃到你给我做的披萨。”
  “……”
  沉柔气结,瞪着裴怀真似睡非睡的容颜,说道:“……那我不给你做你是不是就不自杀了?”
  “不。”裴怀真动了动睫毛,说道:“那我会拉你一起死。”
  “……你不刚才还说我对你很重要吗??”
  “嗯。”他说,“所以我想先干死你后再连着你的身体自杀,死后还能融为一体。”
  “……”
  沉柔真是被裴怀真的不正常状态给气笑了,她感觉跟他快无法交谈下去了,又听到裴怀真浅浅说了一句:
  “我在你之前没有女人。”他说,“我每天都有洗澡的,至今除了感冒发烧以外没有生过别的大病。所以你不用担心和我做过之后会生病,我健康状况良好,感情史干净。”
  沉柔:“……所以呢?”
  “所以以后可以天天做。”
  沉柔:“……”
  为什么要铺垫那么多啊??
  裴怀真是怕她介意和他做爱以后会染上性病然后变得不幸吗??
  沉柔觉得来到这个岛已经是件最不幸的事了……
  ——「霸-凌-者-游-戏」TBC